管文军律师:从保安到《法律讲堂》主讲人,我经历了什么?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14 10:14

 

作者:管文军,河北管文军律师事务所主任

“七年”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七年,或许有人进步了、成长了,有人颓废了、失意了,也有人离婚了、走散了…而我这七年却和《法律讲堂》栏目结下了不解之缘。

今年是我登上《法律讲堂》栏目的第七个年头。七年来,我一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从一个平凡的小律师成长为一名知名律师,不但拥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还有了几十人的律师团队。可以说,在事业上我实现了华丽的转身,而这一切都源自《法律讲堂》。

初识《法律讲堂》,是在2011年11月,当时栏目组到河北选拔律师主讲人。得知这个消息后我非常兴奋,心想这是一次提升自己的绝佳机会,但冷静下来一深思,又有些胆怯和沮丧。当时河北省的律师有八千多名,且他们大多数都毕业于知名高校,并具有研究生或博士生的高学历。其中,不乏有出身于公检法,司法实践经验丰富的律师,还有拥有一流口才和文笔的大学教授。而我却只是一个中专毕业(第一学历)、保安出身的非科班律师。想着央视选拔的标准一定很高,自己底子又这么差,能行吗?后来我给自己打气说:“行不行,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再说了,即便失败了,我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于是我鼓起勇气报了名。然而,让我受宠若惊的是,经过市、省律师协会及中央电视台的层层选拔和考核,我竟然幸运地入选了。

2012年3月,我接到了《法律讲堂》栏目的试镜通知。为此,我长舒了一口气,暗自以为就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成想接下来的路并非一帆风顺。

先是选题一再被毙,要么题材不当,要么导向偏差,要么与他人雷同,弄得我焦头烂额、不知所措。后来好不容易有选题通过了,交上去的稿件又是满目疮痍,被迫改了又改,不知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才得以最后通过。

其间我不断鼓励自己,自己不比别人缺胳膊少腿,别人能做到的,我也一定可以,别人做一遍,我可以做十遍百遍,甚至一千遍。选题不行,我再找,稿件不行我再改,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至今还记得我的第一篇稿件,刘念老师先后提出的修改意见高达十多次,每次反馈回来的稿件上都布满了刘老师修改的痕迹,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当着旁人的面打开文档。后来我问刘老师:“当初您为什么选我?”她笑着说:“你身上有一股韧劲,我相信你可以!”有这么信任我的刘老师在,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第一篇稿件在修改了无数次后,终于通过了。

接下来的是节目录制,为了能在第一次录制时有个好的表现,每天下班后,我就在桌子上用书搭起讲台,把手机摆在前面,开始试讲。第一篇稿件我背了上百遍,虽然正式录制时,我还是紧张地手心冒汗,表情也不自然,但经过不断录制和制作,我的第一期节目《婚礼闯来急救车》总算顺利播出了。这也意味着我终于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舞台,那一天是2013年1月26日,那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那一年我刚好30岁。

后来,我又在刘念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改进自己的主讲水平。我先后学习了写作技巧、播音主持技巧,学会了如何讲故事,甚至为了保护嗓子还特别学习了发音技巧。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我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慢慢成长为一个能够熟练驾驭讲台的主讲人。我的气场也在明显提升,不复原来的羞怯和青涩。

2013年4月,在一次录制完节目后,刘念和李妍老师询问我做律师之前的工作,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让她们猜一猜。两位老师先后猜了“公安”“法院”“检察院”或是“大学老师”等等。看到我一再摇头,她们的好奇心也油然而生。我沉默了一会,憋了半天才说,我之前是一名保安。

我本不想让别人知道,之前的我曾从事过保安工作。毕竟那不是一个光鲜亮丽的职业,偶尔还会被人瞧不起。从两位老师的面部表情看得出,她们非常惊讶,甚至有点不太相信。随后,我向刘念和李妍老师讲述了我的成长经历。

1983年,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因为家境拮据,家里既没钱供我读高中、大学,也没能力帮我解决就业问题。于是,初中毕业后的我主动放弃了读高中考大学的机会,而是选择了中专,读的还是包分配的保安专业。

2002年中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当地的保安公司,成为了一名保安。保安工作不但工资低,还经常被人误解,有时甚至还会被人侮辱和谩骂。有一幕我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我正在保安室看书,一个醉汉闯了进来,指着我讥讽道:“一个臭保安还看什么书,你认识字吗?”那人的话像刀子一样扎进了我的心里。我满眼含泪,紧咬牙关,心里暗暗发誓,我绝不能干一辈子的保安,我要让他知道,保安也可以看书,并且我还要“看出”一个美好的前程来。

在干好保安工作的同时,我努力学习法律知识,接连考取了法律大专和本科文凭,还获得了法学学士学位。2005年我第一次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由于基础差,又没有经过专业的法律培训,结果名落孙山。在2006年的半年时间里,我决定孤注一掷,在出租屋里脱产学习,夜以继日研读法律知识,最终以承德市第三名的成绩通过了司法考试。

2007年我结束了五年的保安生涯,开始从事律师工作。

讲述完我的经历,刘念老师有些埋怨地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要是早点说,我们会更了解你,也会给你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我充满感激地说:“这没有什么,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当时,我是刘念老师组最年轻的主讲人,起点也是最低的。我们组的老大哥杨波曾是高校教授;张永红老师更厉害,不但是湘潭大学教授,还是人大的硕士、北大的博士;杨吉老师则是浙大的博士和教授,其他主讲人也都毕业于名牌大学。相比之下,我的学历和资历显得很寒酸。可刘念老师并没有因此看低我,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还给了我比别人更多的帮助和支持。尤其是她永远都在鼓励我进步,不说士为知己者死,我起码不能辜负刘老师对我的信任。

慢慢地,《法律讲堂》成为了我工作和生活中很重要一部分。在办好案件、安排好律所事务的前提下,我都会尽可能地挤出时间整理稿件,有时还会在周末加班找选题,写稿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2017年4月20日,《法律讲堂》栏目选题策划暨公益普法工作业务研讨会在上海召开。我作为河北省律师协会的优秀律师代表,应邀参加了此次研讨活动。

大会上,我不仅荣获了《法律讲堂》“年度最高收视率提升奖”,还作为代表作了发言。非常感谢《法律讲堂》为我提供的各种机会,让我可以不断地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主讲人交流,使得我的视野更加开阔,业务能力不断提升,也让我变得更加自信而有活力。

2018年6月,我的新书《情有毒终》出版,这本书是从我在《法律讲堂》栏目讲述的诸多案例中,筛选出的20个有关婚姻、情感的案例整理而成的。在这本书里,栏目制片人苏大为老师亲自为我作了序。而在新书发布会时,CCTV12社会与法频道综合部副主任权勇、栏目制片人苏大为、栏目主编郝燕飞、执行主编刘念还专程来到承德,为我开新书发布会,这份深情厚意让我终生难忘。

从2011年到2018年,我在《法律讲堂》栏目组已有七年,录制播出节目100多期。在这里,我由衷地感激《法律讲堂》这个栏目,以及栏目组的每一名成员。权勇老师知道我的经历后,每次见到我都开玩笑地说:“老管,好样的!”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苏大为老师见到我会说:“兄弟,你很棒,加油!”还有郝燕飞老师、杨晖老师等,他们每次见到我都为我点赞,鼓励我。当然最要感谢的还是我的主编刘念老师,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她都像姐姐一样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与帮助,没有她,我不会走到现在,谢谢您,我亲爱的刘念老师!

《法律讲堂》的主讲人常开玩笑说:“法讲虐我千百遍,我待法讲如初恋。”

对这句玩笑话,我是深有体会。我身边很多朋友和同事,看到我现在每天依然那么辛苦,会有些不理解。有的人认为我已经录制播出了100多期节目,没必要再每个月都去录制节目,几十期和上百期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在《法律讲堂》做节目,影响是一样的,再坚持下去也不会多获得什么。听起来说的好像有道理,有时我也会问自己,继续在《法律讲堂》的讲台上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觉得理由有三:

第一,责任和使命。《法律讲堂》是普法节目,目前我国有30多万律师,又有多少人能够有机会站在这个讲台上,为全国十几亿人普及法律知识?而我作为一名律师,普法本就是我的责任,能站在法讲的平台上,既是我的幸运,又是我的使命。

第二,良知和感恩。我不敢说我是《法律讲堂》的资深主讲人,但可以说是一名较成熟的主讲人。我能一路走到现在,全是栏目组老师们精心培养的结果,如果我放弃,我问心有愧,觉得对不起他们,尤其是刘念老师。从一名普通律师成长为一名合格主讲人,是需要法讲老师们长时间指导和精心培养的,这个过程需要一年、两年或更长的时间。再加上我前期的基础较差,老师们花在我身上的时间和精力要远比别人多出百倍。用老百姓的话说:“现在正是我效力的时候,不能撂挑子走人”。

第三,人生价值。《法律讲堂》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重要一部分,这个平台让我实现了自身的价值,每个月去台里录制节目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现在的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我不知道还能在法讲的讲台上站多久。就像我之前和其他主讲人聊天时,开玩笑说的一样:只有法讲淘汰我,我不会放弃法讲。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只要我还有能力担任《法律讲堂》栏目的主讲人,我将为之付出一切。

从保安到律师,从律师到《法律讲堂》栏目的主讲人,再到市党代会代表、区人大代表、全国律师行业优秀党员,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而伴随着《法律讲堂》的继续发展,我的梦还将继续。

生命因梦想而不同,梦想因坚持而实现。实现梦想是人生最大的满足,这是我此刻最深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