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谢宏中 打造知识资产区块链平台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6-26 15:59

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谢宏中的每一次创业都离不开“时代”二字,从大学捣鼓出来的“春声摄影部”,到孵化优质创业项目的“津梁”,到互联网金融服务的“云筹”,几乎每一次都是踏着时代的节拍。

在当下这个区块链的时代,谢宏中也一直没有缺席。据谢宏中介绍,2013年,在李笑来做比特币基金时,他们就认识了,并投资了一家虚拟货币质押交易的创业项目;2015年,谢宏中和链上资本的创始合伙乔之东一起研究用代币投资股权的方案,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了“云筹币”、“众筹币”的商标,意图构建区块链化的股权众筹平台;2017年7月,谢宏中对影视版权的区块链应用也做了大量探索。这些项目最终由于国家的互联网金融政策和“94禁令”而搁置。

2018年1月22日,经过深度的分析和锤炼,全球知识资产价值网络——KnowHow Chain(脑海链)在中国青年天使会年会上成立。

基于过去长期的e-learning和创投行业经验,谢宏中充分认识到区块链技术核心和未来趋势,他强调“这个项目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区块链才能做的到,这个项目所做的事是中心化权力机构没有做的事,我们要让课程、技能、内容等知识成为资产,开启一个大众投资知识资产的时代。”

谢宏中的理念提出即就受到了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李竹、常务副会长刘小鹰、名誉会长张敏和杨宁、资深会员陈雪涛等等十多家基金的支持。

节点财经独家专访KnowHow Chain发起人谢宏中,探究这位天使投资人携“链”归来的宏图与梦想。

KnowHow Chain发起人  谢宏中

区块链3.0时代:“资产上链”

区块链1.0时代以比特币作为代表,区块链2.0时代以太坊作智能合约编程平台为代表,到了区块链3.0时代,多家公链以高技术性能为核心优势号称自己是时代的代表。谢宏中则认为,唯有“资产上链”才是区块链3.0的方向,脑海链也将成为区块链3.0的探索者。

“资产上链,首先需要明确对标的资产标的,然后完成确权、定价、托管、数字化发行和自由交易的过程,”谢宏中表示,按照资产标的,市面上的“资产上链”可以分为三大类:

一类是商品上链,包括收藏品、书画、珠宝、文物等高价值、低供应量类别的商品。这些商品往往带有强烈的确权和溯源需求,需要通过区块链公开透明、不可篡改等技术特性,减少投机炒作和暗箱操作。

二类是产权上链,如股票、房屋、供应链票据的收益权上链。通过区块链技术,产权可以实现无限分割,实时监控。产权上链可以促进互联网传播和财务管理的公开透明化,保障收益权的永久性,为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收益想象空间。

三类是“概念和逻辑”上链,以上二种之外的情况都可以划归到这一类别,比如人上链、社交上链、关系上链,这些概念在生活中没有对标的实物,也没有对应的消费经济,属于“概念和逻辑”,无法落地到确权、定价、交易的资产化模型上来。

在谢宏中看来,在第一类上链情况下,大多数商品相对于区块链的高成本来说升值空间有限,很难在商品买卖场合下赋能给各参与方,因而不会成为资产上链的主流方向。只有第二类产权上链,因为区块链带来永久持续的收益权保障从而带来收益预期的巨大想象力,份额化拆分与交易实现大众投资的需要,协同网络促进共同创造价值的机制而赋能于每一个参与方,因而围绕收益权进行确权、定价、上链、交易,是资产上链最有前景的方向。 

知识资产:“未来财富的最大宝藏”

人类正在从工业社会向智能型社会过度,知识经济的发达程度也成为衡量人类文明进步重要标准,知识资产成为社会财富最重要的资产领域。

知识产品的形态包括课程、技能、音视频或文字内容等,存在于在线教育、视频直播、自媒体、出版社、音视频分享之中,当前通过付费阅读、付费解密、付密获取、付费查看等形态实现了知识变现。在谢宏中看来,目前的知识经济环境,是传统的知识经济消费形态,获取知识的人付费,发出知识的人或机构收费,是初级的消费型经济形态。

脑海链知识经济区块链解决方案应用的领域

在采访过程中,谢宏中一直强调脑海链将打造一个知识资产价值网络和知识投资生态,“除了知识和学问,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在人的精神和心灵中,在人的思想、想象、见解和信仰中建立起统治和权威。如果知识仅仅停留在意识传播层面,那知识生产者的激励因子就会大大缩减,知识本身的发展空间就会被削弱,知识很值钱,知识生产更不易,知识资产上链,实现确权和赋能知识贡献者,实现意识与物质的双重受益,何乐而不为?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人人都可以是知识生产者,人人都可以是知识消费者,人人都可以是知识的投资者,人人都有通过知识实现自我价值变现的机会,。”

区块链,构建知识经济解决方案

早在2013年12月,在股权众筹刚刚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谢宏中创立了深圳前海云筹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也许因为扎根云筹多年,谢宏中也将“云筹思维”带向了区块链。阿里巴巴曾鸣说过,“区块链目前唯一解决的问题是众筹”。

“在一定程度上,我很认可这句话,区块链投资就是众筹投资,大众、小额、公开,但是它实现了更好的信息透明化、公开市场操作和投后实时退出交易。”。谢宏中说,“KnowhowChain脑海链利用区块链打造的知识资产银行和专属Token生态,完成了知识资产大众投资的探索,帮助每一个知识拥有者成为知识的经营者。如果你看好某个知识生产者的内容,那么你可以投资于这个资产,永久享受这份知识资产的收益分成。”

脑海链分三层架构,首先它是一个有特色的底层公链,这个底层包括区块链的存储、加密、算法,在这里面脑海链注入了知识经济的共识机制;第二层是为知识经济提供行业解决方案,比如知识的生产者、知识传播者、知识发布者、知识服务者、知识投资者,脑海里为这些不同角色的定位、交互、职能和激励搭建平台,形成经济生态圈;第三层是在上述解决方案的基础之上,各个知识经济的实体(B端)可以构建自己的DAPP,经营自己的知识银行和知识资产,帮助知识生产者变现未来,享有知识服务的收益。

 “产学投商”四位一体:“让知识充实每一个人的腰包”

在脑海链,普通人到底可以获得什么?当我们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谢宏中表现地很笃定:“产学投商,四位一体。”

“如果你有知识,你就能获得Token产生永久效益,这是产;如果你有学习的需求,脑海链就是一所全球知识资产银行,你可以在这个巨大的生态系统中与全世界的人交流,这是学;如果你想投资知识,脑海链就是知识资产标地,你可以看好某个知识生产者,为他投资,这是投;最后,你还可以在脑海链上做知识资产生意,这是知识服务商。知识可以赚钱,脑海里要让知识充实每一个人的腰包。”谢宏中强调。

在脑海链的生态系统链条里,不管是知识生产者、消费者,还是服务商,都不会只局限在他们的角色设定里,角色之间可以根据个人适用进行转换,谢宏中说“这将是一个独立自主,完全开放的知识资产价值网络平台。”

生命呼唤教育回归,知识渴望与生命相逢。在互联网时代,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社会推动力。在线教育早已不是新名词,知识资产上链的概念产生也与实体在线教育培训分不开,谢宏中说,“一种新生态只有形成闭环模型才能产生内生价值,在价值互联网时代,让知识变现这一命题势必会掀起新的教育形式变革浪潮。”

知识经济时代已经到来。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脑海链从概念到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趋势不可逆转,知识资产价值在我们的经济中必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