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心野非洲创始人:非洲传奇故事与印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3-22 17:26

位于广州市中心的心野非洲工作室,摆满了各类的书籍,历史地理人文,非洲有关的书籍更是琳琅满目,墙上则挂满了世界地图与客户的照片,整个办公室展现出一种轻松的气息,Mark则笑称每天看到这些客户开心的笑脸,总有一种很明媚的感觉。

Mark,在非洲工作6年,任央企驻非洲国家代表,主要工作为开拓高级商务市场,共计曾在11个非洲国家生活和旅行,随即被非洲的原始壮美深深捕获,创立心野非洲,以传播非洲的真实故事、历史、文化,改变现有对非洲的负面印象为己任,他坚信非洲的壮观美景值得每个人为之倾倒,在这样的使命之下订制非洲的深度旅行,服务更多人群。

谈非洲故事

Helen:我们在一些帖子及官网中了解到,你在中交集团下任职,在非洲工作生活了6年,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说说你经历了些什么?

Mark:是的,从2012年到2017年,一共6年时间吧,因为主要负责对外商务,我当时常驻了非洲3个国家:南苏丹、乌干达、塞拉利昂,也差旅走访11个非洲国家。算是把东南西北非洲都刷了一遍。来非洲之前,我其实还在沙特阿拉伯工作了2年,也是在做援建项目。当时经历了阿拉伯之春的动荡、还有工地爆破失败的后怕等等。

Helen:决定要去非洲的时候,你的家人担心吗?他们是什么态度?

Mark:当时去非洲,也没有感觉特别害怕,特别是已经有朋友在当地工作了几年,家人也挺尊重个人选择自由,觉得在外多看看也是好事,所以基本没有过害怕与阻力,去之前,更多的是激动吧,想想可以去到动物世界中的土地,对我这种刷过多次[动物世界]的人,还是非常激动的。

Helen:在非洲有没有那种记忆犹新的危险时刻?

Mark:的确有很多危险的时刻让我记忆犹新:经历埃博拉疾病肆掠,经历南苏丹的战乱,感染过疟疾与伤寒、去过原始森林考察,踩过雷区、深入土著部落中谈判···这些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了吧(笑)。

谈非洲印象

Helen:为什么会选择在遥远的非洲,生活这么长时间呢?

Mark:在非洲工作这么久时间,我觉得有三个因素吧:

第一,是我去非洲后的第一年,也就是2013年,当时“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带动了非洲的发展,加上所在公司又是重要的“一带一路”建设参与方,因此我对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工作也很有挑战性。

第二,我真的很喜欢非洲、喜欢自然与野生动物。入住过草原帐篷,夜晚的狮吼非常震撼;站在东非大裂谷边缘时,会有一种异常渺小的感觉,这种渺小感还会在夜晚抬头裸眼看非洲银河时,上升n个层次;我也参与过野保志愿者活动,了解到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对动物的无情,去过不同历史性事件发生地。

第三,可能就是海外的工资也相对比较高吧,多多积累原始资本,回来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笑)。

Helen: 国内包括我自己都普遍认为,非洲很美,但是也很脏、乱、差、穷,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

Mark: 先聊聊脏乱差问题吧,在去非洲之前,我也是这样想的,特别是刚去南苏丹2个星期里,我感染了疟疾,并听说南苏丹要打仗了,半夜都听到远方的枪声被吓醒。但是后来的5年中,我陆续常驻及走访10多个国家,对非洲也有了全新的印象,那就是:除了非常动荡的国家,其他非洲国还是相对稳定与漂亮的。

Helen: 为什么非洲在很多人眼中都是脏乱差?

Mark:可能是因为某些非洲国持续战乱、疾病爆发新闻,经常在电视、电影中传播,因此,国内大多数人对非洲的第一印象,还是非常负面的。其实很多非洲国的内战普遍存在于70、80、90年代,那个时间也是非洲社会、部族、制度尚未完全安定。

现在,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大多数地区几乎都治理的较稳定,比如卢旺达,曾经以臭名昭著的大屠杀而闻名,但2017年我去时,惊讶的发现这儿马路异常干净整洁、非常有投资潜力!还有肯尼亚,从2005年开始GDP一直稳健上升,很多大型中资企业都在此扎根。再就是坦桑尼亚,我尤其喜爱这个国家的自然风貌,原始未受破坏,可以说100%还原了儿时的“动物世界”回忆。

Helen: 你能用你的亲身经历说明一下吗?

Mark:我前公司在非洲2/3国家都有子公司,因此也认识很多不同非洲国的同事,大家总结了一下,除南苏丹、索马里、马里、几内亚、刚果金、刚果布等外,其他国家都相较非常安全的,只要注重一些基本当地卫生、治安防范知识,风险较小,欧美的背包客也已布满这些国家,我没有在任何其他国家患过疟疾、没有在其他国家经历过战争,甚至抢劫都没有遇上过,可能因为自己了解些地道的防范常识,比如酒店内的防范措施、街上的注意方式、还有非洲饮食的注意问题等等。

Helen:近几年国内赴非洲旅客,增长率非常高,2008年赴非国人数量仅占出国游总人数的3%,在2016年已经升至10%,达1130万人次。那么你对非洲旅游业的发展怎么看?

Mark:是的,无论是非洲官方旅游局数据,还是2018年携程的对非洲分析数据,都体现了非常大的增长,但相对欧美市场,数量还是非常小众的,可能大家身边也就1、2个家庭去过非洲,但是去过欧美的,可能是10、20个家庭。因此潜力是非常巨大的。

因为从事过非洲基建、工程的开发,因此我相信非洲未来的发展模式将是:由基础设施工程的发展,带动国际商贸的兴隆,进而吸引更多人的关注与旅游。简单说,可以套用那句中国发展的老话:要致富,先修路。

Helen:在非洲,你主要的收获是什么?

Mark:主要的收获,除了个人职业、阅历方面增长外,最重要的是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行业,并且有能力去分享给周边的朋友。我喜欢旅游,喜欢动物,喜欢非洲,因此下定决心要做非洲定制旅行,分享于众,最后确定为心野非洲,英文谐音为share africa,也有分享之意。

Helen:你创办心野非洲的原因是什么?

Mark:朋友说过一个段子:在走遍欧美之后,接下来的旅游顺序应该是先非洲、再南极洲,然后就可以无牵挂的火星移民了(笑),所以,非洲仍然算是大部分人认为的遥不可及目的地,但是目前的航班、网络信息都非常发达,为何造成这样的局面呢?我们在为客户订制旅行中,大部分人都会问:如何防范疾病、在车里看动物会不会有危险?狮子会跳上车吗?等等,因此,改变国内客户对非洲负面印象,将会对赴非旅游业至关重要。

我认为心野非洲被承载的主要使命是传播非洲的真实故事、历史、文化,改变现有对非洲的负面印象,在这样的使命之下订制非洲的深度旅行。

我希望“心野非洲”一直以这样的使命为己任,让更多人了解非洲、亲眼打量非洲、如果能让少数人改变负面印象,那也非常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