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债发行利率飙升至7.8%! 金融机构正在“打劫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4-28 11:07

  4月27日交易所资金利率由于监管收紧、“五一”长假来临,再度出现盘中飙涨。在此背景下,信用债一级市场也爆出了一大重磅新闻:由贵州贵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一期5年期企业债,发行利率攀升至7.80%的高位。与此同时,统计数据则进一步显示,4月下半月以来,一级市场有多达7只新债发行利率达到了7%以上(含7%)!

  虽然有小散就此戏称,最近两天小散忙着在交易所借钱“打劫”金融机构、机构转回头再去信用债市场“打劫”发债企业,不过业内人士则表示,高息借钱实在是迫不得已。

 

  资金利率再现井喷

  在“五一”长假来临进入倒数第二个交易日之际,交易所“高利贷”再次如约而至。数据显示,今日上交所1天期国债逆回购利率(GC001)盘中再现井喷,下午最高利率水平突破了18%(年化利率,下同).

  此外,27日盘中资金利率达到两位数水平的,还有上交所的2天期国债逆回购和深交所的1天期国债逆回购R001,盘中最高分别达到10.3%和14.1%。与此同时,银行间货币市场资金价格,也同样是“祖国江山一片红”。

  信用债发行同步遭遇“高利贷”

  而在市场资金利率再度高涨的同时,今日以及4月下半月至今,信用债市场发行也同样遭遇近年来罕见的“高利贷”。

  资料显示,在城投债发行上,4月27日最新招标的17贵州物流园项目债(5年期AA评级城投债),中标利率飙高至7.80%。而在此之前的4月18日,银行间市场发行的“17黔南债01”和“16营经开债02”——两只发行期限、发行规模均为7年期和10亿元的AA级城投债,票面利率分别为6.99%和6.98%,就已经直逼7%整数大关。

  此外,在普通信用债方面, 4月17日招标的红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一期3年期中期票据(信用评级为AA+),发行利率达到7.35%;由金诚信矿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4月21日招标发行的3年期一般公司债(信用评级为AA),中标利率也达到了7.15%。

  来自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27日,4月下半月以来新发行的信用债品种中,有多达22只债券发行利率在6.50%以上(含6.50%)。其中,发行利率在7%以上的债券数量,也达到了7只。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下半月至今信用债一级市场整体发行环境急速恶化的背景下,近期还有多家信用资质不错的上市公司发行人,干脆决定避开当前这个看似机构投资者有些“趁火打劫”的时间窗口,选择取消此前的发行计划。资料显示,近几个交易日,先后有万科、金地、新兴铸管等发行人的中票、短融取消了债券发行。

  四大利空引发信用债发行“火烧连营”

  对于近期信用债一级市场新债发行呈现出的极端情况,业内人士表示,现阶段信用债一级市场融资成本急速攀升,主要源于四大“火烧连营”的因素,并非金融机构“趁火打劫”。

  一是监管政策进一步收紧和去杠杆的持续推进,引发资金价格持续高企,进而导致信用债供需关系明显恶化;

  二是利率债收益率的上行,引发信用债收益率“水涨船高”;

  三是近期国内多起信用风险事件持续暴露,引发投资者风险偏好显著提升,信用债风险溢价进一步抬高;

  四则是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将可质押债券的评级提高至AAA评级,使得一些典型以“加杠杆”为重要投资策略的机构,大大减少了相关中低评级的信用债配置。

  整体而言,新债发行环境整体呈现出的“祸不单行”和“连环劫”,共同引发了借债成本的快速攀升。

  前海再保险投资管理部副总裁于广南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

  整体来看,近期信用债一级市场新债招标普遍遭遇了“市场认购热情不高、参与机构普遍往高了报”的情况,这种市场环境在很大程度上依然与二级市场的持续疲弱密切相关。

  具体而言,资金面和资金价格因素、利率债收益率上行因素、商业银行委外赎回和委外到期因素、信用风险因素、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质押券新规等多个利空的交织,是导致信用债一级市场发行定价不断攀高的主要原因。

  此外,来自华创证券、九州证券等券商研究机构的分析观点,也普遍认为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效应,是近期信用债一级市场借债借出“高利贷”的关键推手。

  在资金面方面,在银行业监管收紧继续深化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同业存单滚动发行难度加大,叠加4月月末和LCR(流动性覆盖率)考核,机构普遍对资金产生“惜售情绪”,即在债券配置上轻易不愿意出手。实际上,近期多只国债认购倍数曾经多次低至1.5倍左右,就已经反映出这一因素。在利率债收益率方面,于广南则指出,目前市场心态依旧脆弱,目前市场收益率整体震荡上行的趋势也没有扭转。

  而在监管和委外方面,于广南进一步表示尽管本周四大行发声表示没有对委外投资进行大规模赎回,但即便是小规模赎回对信用债一二级市场的供需冲击,就已经不小。

  除了商业银行许多委外投资不再到期续作以外,一般而言,一些商业银行的委外投资还会在委托协议签订时,约定一个半年左右的投资业绩观察期和投资业绩分成协议。

  一方面,从当前时点算起,半年之前正是去年11月债市由强转弱的趋势性转折之时,目前许多受托机构在债券投资上可能正在“高位站岗”,委托方很可能因为投资业绩较差而选择提前赎回。

  另一方面,许多受托机构为了获得业绩分成,之前往往配置了大量高收益中低等级的信用债,而近期商业银行即便“小规模”的赎回,也已经使得相关受托机构对于信用债一级市场的新发债券兴趣寥寥。

  上海某本地券商资管固收负责人就向记者证实称,由于部分面向商业银行的定向资管产品到期赎回压力较大,近期该资管机构的主要交易策略,就是不再新增信用债交易及配置仓位。如果一级市场上有收益率不错、信用风险可控、短久期的新债发行,原则上也必须以抛售相应规模的“老券”予以“置换”。

  而在发行人信用违约风险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质押新规方面,于广南则向记者表示

  在之前多只中低资质的信用债发生违约之后,近期类似春和集团这样的中国企业500强发行人,也出现付息违约,也大大压制了市场对于新发行信用债的风险偏好,进而导致机构增大了对信用债新债的风险溢价。此外,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自4月7日起将可质押债券的评级提高至AAA级,AA+及以下评级的债券将无法入库质押的新政,也大大打压了投资者对中低评级的新发债券的需求。

  整体来看,业内人士指出,在目前市场21天以上期限的金融机构同业拆借利率都已经扬升至4%以上的背景下,信用债发行人被迫高息发债,也是“殃及池鱼”。不过即便如此,在近期像民生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大连银行这样高大上的大中型银行,都持续以4.4%以上利率向同业借款的情况下,未来企业发债的利率又能低至何方?

(原标题:信用债发行利率飙升至7.8%! 金融机构正在“打劫”发债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