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达尔文|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爱科学,也爱上帝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16 18:02

达尔文,英国生物学家、进化论奠基人,在搭乘小猎犬号环球航行5年、观察了大量动植物和地质结构后,写出了《物种起源》。这恐怕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

MIT达尔文|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爱科学,也爱上帝

然而,有人站出来,宣称生命的起源和随后的演化并不存在那么多机缘巧合的神秘变异,而是遵从着自然的基本规律,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这个人叫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提出这项观点的时候只有31岁。他也因为这项发现被称为“达尔文第二”。

 

英格兰1982年出生于美国波士顿,母亲家是二战种族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波兰犹太人,父亲是新罕布什尔大学经济系教授,一个算不上虔诚的路德教徒。

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

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

虽然从儿时开始,英格兰就常被父母带去各种博物馆,也因为离得近常去哈佛大学的校园里玩,但这并不足以解释小英格兰何以对科学如此感兴趣。3岁时,他曾语出惊人:“如果恐龙会灭绝,有一天我们也会。”7岁起,他开始强烈感觉到知识储备的匮乏,于是涉猎各种书籍,从哲学到音乐再到奇幻文学,9岁的时候已经通读了霍金的《时间简史》。

对于这种神级学霸来说,一路从哈佛到牛津到斯坦福到普林斯顿,最后到现在在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执教,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除了中途出现的一点小意外。

MIT达尔文|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爱科学,也爱上帝

在牛津读研究生期间,英格兰平生第一次从同班同学身上感受到了排犹情绪。虽然生长在犹太背景的家庭,也会随着母亲参加一些犹太教活动,但他从来不是个犹太教徒。这次的负面体验让他第一次开始认真审视起自己的文化身份,暗下决心要展开一场寻根之旅。

2005年,英格兰第一次踏足以色列,就对这片土地一见钟情。骨子里某种古老的记忆被唤醒了。他拾起犹太教经典研读,称无论宏观还是微观上,自己的心智都从未有过如此奇妙而深刻的体验,这是一种“回家的感觉”。

当这种体验延伸到学术领域,不可避免地,他开始重新审视生命起源这一古老的问题。

 
 
 

生命究竟是什么?又是从何起源的?这不仅是每一部宗教典籍中开宗明义的教义,更是现代科学长久以来试图回应的终极挑战。

MIT达尔文|杰里米·英格兰Jeremy England:爱科学,也爱上帝

达尔文主义和自然选择学说告诉我们,适应良好的生物体为了生存下来并在环境中更好地繁衍后代而进行了进化。英格兰对此并不反对,但他认为这种观点过于含糊。他举例指出,蓝鲸与浮游生物都生活在海洋这一环境中,但二者赖以生存的手段却大相径庭。虽然它们的基本构造相同,DNA的排列却迥然相异。

“树是有生命的,鱼是有生命的,云和岩石是无生命的。个中差异就在于生物体会从周遭环境中吸收能量,再将吸收的能量以热的形式释放出来。随意取一团原子,对其施以足够长时间的光照,便会长出一株植物,这是很自然的事。”英格兰说道。“我绝不是说进化论是错的,恰恰相反,我的意思是说,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普遍现象中的特例。”

英格兰的理论核心正是物理学中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又称熵增定律,即孤立系统的熵永不自动减少,熵在可逆过程中不变,在不可逆过程中增加。假设孤立房间中放着一杯刚煮好的咖啡,最终,咖啡的温度会降到与房间温度相等,且永不可能自动再加热。尽管孤立系统中的熵随时间推移而增加,在开放系统中,却可以通过大大增加环境的熵来在原子间不均匀地分配能量,使熵保持在低水平。